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原来是表妹

原来是表妹

更新时间:2020-05-05 20:38 作者:锄夕 标签: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文案:
  徐士景对于突然多出来个便宜表妹没什么不适应的,反正这表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会看账本,还通岐黄。知道她是心悦于自己的时候,徐士景就更舒坦了,不仅能够放心压榨,还能轻松拿捏,美哉!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她转头就答应了青梅竹马的求亲!
  辛越:“你也知道陈衍向来谨慎,不假意应允,如何能深入探查?”这不是两人的共识吗?
  徐士景冷笑:“是呀,你可真聪慧。”
  过定前一天,他毁了陈衍的生辰贴。第二天两人的婚事以八字不合告终。
  出征前,他发现母亲在给她相亲,她还煞有其事的在帘后相看 。
  徐士景:“怎么?是庄中事务不够多,账本不够看,着急嫁出去给别人处理中馈了?”
  “你也快议亲了,府里有我这么个表小姐也不像话。我若觅得佳婿,于你也是一大助力。”辛越还一脸认真的询问他,是想要军中的助力,还是朝堂上的。
  徐士景恶狠狠:“好!你可真懂事。”
  第二天,他把行李和人一起打包了带到边疆。
  凯旋回朝时,金銮大殿上,战功赫赫的边疆战神定远候府世子徐士景求了一道圣旨,不为高官厚禄,不为加官进爵——“求陛下为臣赐个婚!”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辛越,徐士景 ┃ 配角:陈衍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是意外的意外


第1章 腊八
  年底是定远候府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从一大早,各房各屋的人便忙个不停。
  辛越进了屋,先把窗户打开了点缝透透气,然后等手稍微暖和了便掀开帐子去抱澜姐儿。澜姐儿才七岁,正是爱困觉的年纪,在她怀里忸忸怩怩不肯起。
  辛越像往常一样慢慢的和澜姐儿说着话,让她能慢慢的清醒过来,“今儿是腊八,澜姐儿可记得要吃些什么?”
  她一边逗着澜姐儿说话一边拿出袜子帮澜姐儿穿上,澜姐儿的小脚有点肉乎乎的,她还趁机轻轻的挠了一下。
  澜姐儿在她怀里拱了拱,慢吞吞的说道,“要喝腊八粥。”
  “那澜姐儿要不要美美的起床去喝腊八粥呀。”辛越把已经成功睁开眼睛的澜姐儿扶好,去衣橱里把昨晚就熨好了的两件襦裙拿了出来,“穿这桃粉色的好还是鹅黄色的好呢?”
  澜姐儿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番,才说,“我想要穿这鹅黄色的!”
  “好,澜姐儿穿鹅黄色的最是好看了。”辛越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然后就在床榻的不远处拿着衣服等着澜姐儿过来。
  澜姐儿伸了伸懒腰,从床榻上下来,走向辛越,还不忘把脑袋耷在她的肩膀上,“辛越每天都在哄我。”
  辛越笑了,把襦裙一件一件给澜姐儿套上,“怎么能说是哄呢,我们澜姐儿真的穿什么都好看的。”她知道,澜姐儿下床之后能稳步走路就算是彻底清醒了,一早上最艰难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哎哟,可算是把澜姐儿哄起来了。”说话的人正从外面打了帘子进来,是紫竹。她端着铜盆,里面是洗漱要用的清水。
  澜姐儿闻及此,轻轻哼了一声,扭头不看辛越,自己走到了洗漱的小木几旁。
  辛越不把澜姐儿的小性子放在心上,她连置气都不会,也就会冲自己一脸傲娇的“哼一哼”。
  紧接着,碧文拿着小方巾和漱口用的青盐也进来了,她和辛越,紫竹三人皆是澜姐儿的大丫鬟。
  紫竹年长一些,说话和做事都比较圆润。她轻笑着,把铜盆放在木几上,还不忘试了试水温,“还好,还温着呢?”
  而一旁的碧文则没有这么好的性子,因着她娘是厨房里的管事妈妈,她一向是个会来事的。她边浣洗着帕子边说,“听说再过几天,老夫人就要回来了。”言语间比平时更多了几分愤愤。
  辛越蹙了蹙眉,没有接她的话。
  紫竹却是个不冷场的性子,“你这消息真灵通,你娘说的?”
  “这本也不是什么秘密,世子和老夫人一定会回候府过年。”碧文虽如此说着,但是神情中却有着几分得意,“关键却在于夫人想从各屋里选些丫鬟去伺候老夫人,当然,还有世子!”
  紫竹微微瞪圆了眼睛,这一恰到好处的惊讶更刺激了碧文的诉说之情,“世子那自然是好差事,老夫人那却是未必。你也知道,侯爷并非老夫人所出......”话还未说完,辛越便高声喊了她一句,“碧文!把青盐递来。”
  碧文被吓了一跳,手中把青盐递了过去,但是嘴上却不饶人,“抽什么风,叫那么大声做什么!”
  辛越却没有直接伸手接过,而是迈了两步到她跟前,严肃的说,“澜姐儿还在这呢,你别一张嘴口无遮拦的。”然后才取过她手中的青盐转身。
  碧文一时竟也被唬住,往日里辛越是个温吞的,跟谁都一团和气的,不曾想刚刚说的话却是气势凌厉,甚至于——让她想起了在夫人在训斥丫鬟婆子的时候——不曾怒目圆睁,却自有一股威严。“本就是事实,还不能提了......”不过这一回只是小声嘟囔道。
  可是澜姐儿的好奇心却没有这么容易满足,她如今不过六岁,亲生母亲在她眼里的概念并不强烈,因为侯爷只有一位夫人,所以往日里并未有什么亲生还有嫡庶之分,她和哥哥都是嫡出,再无别的庶出。
  “老夫人不就是爹爹的母亲吗?”澜姐儿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此时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发问。
  紫竹连忙点头,“自然是如此。”本想着就此终止这个话题,让房间里的气氛缓和一点,可是碧文显然不领这个情。
  刚才被辛越的言语伤了面子,碧文本就气不过,这下子澜姐儿问起来,她还就非得说道说道,“澜姐儿,老夫人只是侯爷名义上的母亲,准确来说叫续弦。这可不像您和夫人.......”话还未说完,有人拉住她的手腕往外走。
  “辛越,你干什么!放手!”碧文吃痛,被辛越一直抓着往外走,期间不住去扒她的手却没什么效果,“你,你轻点!”
  辛越出了屋子才稍稍平静下来,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手劲,穿过抄手游廊把人带到小门僻静处才放了手。大家平时进倚云院都走大门,小门几乎没有什么人走动。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