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春江花月(正文+番外)

春江花月(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5-02 21:51 作者:蓬莱客 标签: 宫廷侯爵

文案:
父亲是尚书令,
母亲是长公主,
族中兄弟,皆江左才俊,蕴藉风流。
“士庶之际,实自天隔”。
所以直到嫁了过去,洛神还是想不明白——这个她不久前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出身于寒门庶族的江北伧荒武将,凭什么,胆敢开口向自己的父亲提亲?

架空,男重生。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洛神,李穆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李穆前世官居朝廷大司马,权倾朝野。就在北伐大业成就前夕,新婚之夜,被高洛神递过的一杯毒酒所杀。再世为人,他从地位低下的军中武官从头开始,以卑微的寒门武将身份,重娶士族贵女为妻,要她看着自己再次北伐,登顶王业。这是一篇传统风格古言。男主重生,走的不是惯常的掌握先机、趋吉避祸的路线,而是抛弃了前世所知的固有先机,重选了另一条充满艰辛风险的道路,迎难而上。而这一切,都和女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男主王业登顶和与与女主的情感双线相互穿CH_a,文笔流畅,精彩异常。


第1章
  白鹭洲畔,台城春深。
  又是一年江南杏雨梨云,蜂蝶恋香。
  高洛神静静地坐在自己已经独居了十年的道观静室之中。
  “你们走吧。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她对面前几个还未离去的道姑说道。
  她话音未落,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侍卫从槛外冲了进来。
  “夫人!羯人已攻破城门!传言太后陛下在南下路上被俘!荣康领着羯兵正朝这边而来,怕是要对夫人不利!夫人再不走,就不来及了!”
  人人都知,羯人军队暴虐成X_ing,每攻破南朝一城,必烧杀J_ian掠,无恶不作。如今的羯人皇帝更是毫无人X_ing,据说曾将南朝女俘与鹿肉同锅而煮,命座上食客辨味取乐。
  道姑们本就惊慌,闻言更是面无人色,纷纷痛哭。几个胆小的,已经快要站立不住了,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高洛神闭目。
  一片烛火摇曳,将她身着道服的孤瘦身影投于墙上,倍添凄清。
  神州陆沉。异族铁蹄,轮番践踏着锦绣膏腴的两京旧地。
  南人在北方父老的翘首期盼之下,曾一次次地北伐,然而结局,或无功而返,或半途折戟,功败垂成。
  当收复故国河山的梦想彻底破灭了,南人能做的,也就只是凭了长江天堑偏安江左,在以华夏正统而自居的最后一丝优越感中,徒望两京,借那衣冠礼制,回味着往昔的残余荣光罢了。
  然而今天,连这都不可能了。
  曾经以为固若金汤的天堑,也无法阻挡羯人南侵的脚步。
  那个荣康,曾是巴东的地方藩镇,数年前丧妻后,因慕高氏洛神之名,仗着兵强马壮,朝廷对他多有倚仗,竟求婚于她。
  以高氏的高贵门第,又怎会联姻于荣康这种方伯武将?
  何况,高洛神自十年前起便入了道门,发誓此生再不复嫁。
  她的堂姐高太后,因了十年前的那件旧事,知亏欠于她,亦不敢勉强。
  荣康求婚不成,自觉失了颜面,从此记恨在心,次年起兵作乱,被平叛后,逃往北方投奔羯人,得到重用。
  此次羯人大举南侵,荣康便是前锋,带领羯兵南下破城,耀武扬威,无恶不作。
  “我不走。你们走吧。”
  高洛神缓缓睁眸,再次说道。
  她的神色平静。
  “夫人,保重……”
  道姑们纷纷朝她下跪磕头,起身后,相互扶持,一边哭泣,一边转身匆匆离去。
  偌大的紫云观,很快便只剩下了高洛神一人。
  高洛神步出了道观后门,独行步至江边,立于一块耸岩之上,眺望面前这片将九州划分了南北的浩瀚江面。
  银月悬空,江风猎猎,她衣袂狂舞,如乘风将去。
  这个暮春的深夜,江渚之上,远处春江海潮,犹如一条银线,正联月而来。
  台城外的这片月下春江潮水,她也再熟悉不过。
  无数个从梦魇中醒来的深夜,当再也无法睡去之时,唯一在耳畔陪伴她着的,便是那夜夜的江潮之声,夜复一夜,年年月月。
  然而今夜,这江潮声,听起来却也犹如羯骑南下发出的地动般的鼙鼓之声。
  高洛神仿佛听到了远处来不及逃走的道姑们的惊恐哭喊声和羯兵的狂笑嘶吼之声。
  什么都结束了。
  南朝风流,家族荣光,以及,和她有关的一切,都将要在今夜终结。
  身后的羯兵越来越近,声音随风传来,已是清晰可辨。
  高洛神没有回头。
  江水卷涌着她渐渐漂浮而起的裙裾,犹如散开的一朵花儿,瘦弱如竹的身子,被波流推着,在江风中晃动。
  她抬眸,注视着正向自己迎面涌来的那片江潮,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向着江心跋涉而去。
  从高洛神有记忆开始,父亲就时常带她来到江畔的石头城里。
  巍巍青山之间,矗立着高耸的城墙。石头城位于皇城西,长江畔,这里常年重兵驻守,用以拱卫都城。
  父亲总是牵着她的小手,遥望着一江之隔的北方,久久注目。
  北伐收复失地,光复汉家故国,是父亲这一生最大的夙愿。
  据说,母亲在生她的前夕,父亲曾梦回东都洛阳。梦中,他以幻为真,徜徉在洛河两岸,纵情放歌,于狂喜中醒来,不过是倍加惆怅。
  洛神曾猜想,父亲为她如此取名,这其中,未尝不是没有吊古怀今,思深寄远之意。
  只是父亲大概不会想到,她此生最后时刻,如此随水而逝。
  便如其名。冥冥之中,这或许未尝不是一种谶命。
  夜半的江潮,如同一条巨龙,在月光之下,发出摄人魂魄的怒吼之声。
  它咆哮着,向她越逼越近,越逼越近,宛如就要将她吞噬。
  她却没有丝毫的恐惧。
  这一生,太多她所爱的人,已经早于她离去了。
  兴平十五年,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她第一次知道了死别的滋味。那一年,和她情同亲姐弟的十五岁的堂弟高桓,在平定宗室临川王叛乱的战事中,不幸遇难。
  接着,太康二年,在她十八岁的那年,她失去了新婚不久的丈夫陆柬之。
  太康三年,新寡的她尚沉浸在痛失爱人的悲伤里时,上天又无情地夺去了她的父亲和母亲。那一年,三吴之地生乱,乱兵围城,母亲被困,父亲为救母亲,二人双双罹难。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