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深日暖(正文+番外)

主页 > 古代言情 >

春深日暖(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3-29 19:31 作者:怀愫

标签: 种田文 布衣生活 宅斗

文案:

门庭吉庆喜非常?

积善之门大吉昌…

婚姻田蚕诸事遂!

病逢妙药即安康。

春深日暖,百花自开。

自蓉姐儿掣得了这支签

王家的日子就翻了天。

阅读提示

1、家长里短市井田园

2、此文真市井真田园

3、不会市着市着嫁侯门

4、不会井着井着出大官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宅斗

主角:蓉姐儿 ┃ 配角:王家一干人等,沈家一干人等

【编辑评价】

六女一子王家门,面甜心苦继母狠,蓉姐儿亲爹是独子,自家大门迈不得,继母大哥倒占鹊巢,有了后娘有后爹,六个姑姑还不省心的合唱一台大戏,J_i飞狗跳热闹非常,王四郎一朝贩茶起家业,扬眉吐气业报爽。正合了春深日暖,运道自来;寒冬过后,百花自开。均住一处田地,勾心斗角,翻不出一片天去。狠毒的后奶奶、没有血缘关系的大伯固然是童年Y_in影,脑子灵活又敢拼的亲爹、温柔可亲的亲娘,又是小小蓉姐儿最宝贵的亲人。市井街坊乡里,小桥流水人家。不重生不穿越,土著女主蓉姐儿照样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且看女主携手闺蜜,笑看日升日落,智斗家中恶人,孩子老公热炕头,年年月月光景好。江南普通人家精彩的种田生活,作者刻画人物X_ing格真实细腻,描写市井生活鲜活动人,尽看作者怀愫娓娓道来。                                                              

  第1章 拜岁抽签得中吉

  

  天边刚刚泛起青白,沈氏便披了袄起来梳妆,拿桃木的梳子通过头发,抹上桂花油又蓖过一回,挽了个油光水滑的髻,从妆盒里摸出个银打的五瓣梅花CH_a在发间。

  “怎不戴那金的?”王四郎眯一眼瞧见了,长腿一伸打了个哈欠,扭头见女儿蓉姐儿睡得小脸粉扑扑,食指一曲,一声脆响弹在她脑门儿上。

  沈氏阻止已经不及,蓉姐儿倒也不哭,睁睁眼睛看见爹妈都在,合上眼儿又睡了。

  王四郎皱皱鼻子:“像只小猪猡。”

  沈氏啐他一口:“混说什么,小人家欠觉,昨儿又守了岁,怎的不瞌睡。”她犹豫着又照一回镜子:“庙里人多,我怕叫人摸了去。”

  王四郎又是一声哈欠:“这值个什么,我这回可算是发达了,金的银的不消说,往后珠子宝石都能给你挣回来。”

  沈氏抿一抿嘴角,心里欢喜,嘴上又劝他:“好容易见你拿钱家来,可别再去寻那些浪荡子作耍胡赖,这些个给女儿攒着作嫁妆。”

  王四郎从来不爱听她说这些话,若是头前几天早就挂起脸来,可这几天腊月的冰也泼不息他的劲头,啧了一声:“妇道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那些个如今捧我还来不及呢,若不是我走运,还能带着他们一齐发财?”

  沈氏到底换下了银的,拿王四郎新给她打的金货戴到头上,金灿灿的花叶一下子把人都映得喜气了,她眼中带笑的斜了丈夫一眼:“赶紧起来,可不兴叫财神爷等着。”

  王四郎在家里排行第四,前头三个姐姐,后头两个妹妹,亲生的娘没等丈夫考中了当官回来,早早就病死了,一点儿丈夫的福也没享到。

  这个爹从乡下到了镇上做着绿豆官儿,一年孝没满就张罗着再娶,从此再不管这兄妹六个,给了间院子叫他们自立门户,到了年纪也不挑捡,一个个外往发嫁。

  后头的老婆虽没给他养出儿子来,却把他拴得牢牢的,姊妹几个都不许进门,连这个儿子也不亲近,让他游荡到了二十多,还是族里人实在瞧不过眼,这才出力娶进个媳妇来。

  媒人说的好花好稻,沈氏的爹娘又贪图王家是当官的人家,进了门才知道这里头是一笔烂帐,说是有个院子,也就这么一亩三分地,当中的天井开了一口井就连站人的地方都没有了。

  娶个亲不但没赚头,还叫后头婆婆把礼金全拿了去,聘礼酒席全算在王四郎头上,一嫁进门就背了二十两银子的债。

  王四郎自幼游荡惯了,新婚头三天还晓得收敛,到了第四天便不见人影,沈氏守在屋子里坐了一天,跟没嫁的小姑干瞪眼睛,一问才知道,王四郎一出门十天半个月不回家是常有的事儿。

  既没有大姑子带着去拜翁姑,又没有男家亲戚串门,几个大姑子一办完事就兜了一席的酒菜回去,也不再上门来,沈氏连谁是谁都分不清楚。

  她一个新媳妇守着冷锅冷灶不知如何是好,再想哭也得忍了泪,柔声柔气的问了小姑姓名,见她身上的衣衫旧了,没忍住问道:“成亲那R_i你不是有一身新的,鞋呢?”

  小姑还没开口就红了眼眶,那是回来的姐姐们借给她的,一完事就又收了回去。沈氏一听怔住了,也没了哭的心思,摸出陪嫁的布,给小姑纳了双新鞋。

  小姑娘还没过十岁,自姐姐们都嫁了,就跟着哥哥深一脚浅一脚的过着,逢年过节连件新衣一双新鞋都没有,这个才见面的嫂嫂给纳了双鞋,从此就代了母职,天天嫂嫂叫个不住。

  沈氏原就是家里的老小,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是男丁,姐姐生得又好,她人才普通,又是老末,怎么也不得宠,冷不丁有个小姑,只当妹妹似的养着。

  姑嫂两个作伴过了两日,王四郎可算回来了,扔下一串大钱倒头闷被就睡,沈氏也不敢推醒问他,跟小姑梅姐儿把席上收下来的J_i汤下了面条,焖在锅里等他起来。

  王四郎一直睡到太阳落山,起来把一锅烂面条吃了个干净,连汤带水全进了肚皮,这才交待沈氏把钱收起来作家用。

  要说王四郎的人才倒是一等一的,浓眉大眼,肩宽身长,若不如此沈氏也不会隔着帘儿见了一回就答应了嫁他,可这几天她把这桩婚事翻过来转过去的想,心里也怕他往后不顾家,这回见他还惦记着有个家,松了口气,从此实心实意的跟着他过日子。

  成了家就要立业,王四郎到底凭着亲爹的关系寻了个差事,在巡军铺屋里做兵丁,每隔两日就轮值一日,按说这是个轻闲的差事,泺水多雨,火事绝少。可王四郎总也定不下来,等沈氏生了闺女,他倒一天天长进了,趁着休沐日跟着人合伙做起生意来,渐渐有些赚头。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