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穿越奇情 > 我修世贤语录问鼎大道[快穿]

我修世贤语录问鼎大道[快穿]

更新时间:2020-10-09 23:28 作者:凌恒 标签: 快穿 爽文 系统

文案:
  系统:系统编号001已绑定,请问宿主是否更改名称。
  彼时刚看完108集家庭伦理狗血剧的某人,拍拍身上的饼干渣子,托腮郑重道:就叫品如的衣柜吧。
  系统:......打扰了,告辞。
  n个世界以后...
  柜儿(摇旗呐喊):为我家世贤疯狂打call!
  世界一 比渣在下就没输过 √
  世界二 我当花魁那些年 √
  世界三 我比极品更极品 √
  世界四 爸爸妈妈去上班,我去幼儿园 √
  世界五 论舔狗的自我修养 √
  世界六 这该死的甜美 √
  世界七 天道你个龟孙儿! √
  阅读提示:
  1.放飞自我式女主,以渣制渣爽文,部分小世界有感情线,cp不是同一个人。
  2.女主穿程有思维无穿越前记忆,真心实意以为自己是原主,并觉得以前的自己蠢绝人寰,真实上演我骂我自己。
  3.第一次尝试快穿,正慢慢找节奏,文扑庙小,请免费章ky党手下留情,不喜请直接弃,不必特意留言告知。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鸣霄 ┃ 配角:各式品种的渣渣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们不虐渣,我们只是渣渣的噩梦
  立意:渣人者人恒渣之


第1章
  静谧祥和的海面上,一艘巨大的游轮正行驶着,离的近了,还能听到上面嘈杂激昂的音乐,伴随着欢呼、尖叫声好不热闹。
  时值傍晚,上面似乎是在举行泳装派对,穿着性感**的年轻女郎和赤着精壮上身的热情男子,在舞池中摇摆、扭动,整个派对都满满地洋溢着躁动的荷尔蒙气息。
  吧台边上,一个长相尚可的年轻男子一手搂住一个娇俏的女子,一手拿着一杯鸡尾酒,也不喝就那么懒懒地晃着。
  在他身边的两位狐朋狗友见状,朝彼此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穿着红绿花裤衩,审美辣眼的男人一脸贱笑地问道:“方少,今天可是你的蜜月派对,怎么不把少夫人请出来啊?”
  被称为方少的年轻男子闻言眉头微蹙,喝了一口杯中酒,才不甚在意地说:“叫她出来干嘛?别说已经结婚了,就是我俩没在一起的时候,这种地方也不是她一个正经女人该来的。”
  依偎在他怀里的年轻女子身姿猛然一僵,她明显对这种轻视还不习惯,脸上一阵青白。
  那男子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而是继续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我娶她就是看中她性子好,懂事乖巧能持家,只要她做好自己的本分,别到处抛头露面的给我丢人,什么都差不了她。”
  “哈哈哈,还是方少厉害,家有贤内助,屋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可羡慕死我们哥儿几个了。”
  两位狐朋狗友一连串的彩虹屁紧随而出,男子表面不在意的挥挥手,微眯起的眼睛里却分明浮上了几分直男癌式得意。
  几只傻狗花式互吹的时候,在他们上方的游轮顶层甲板上,一个女子正托腮靠在廊杆上,夜晚的海风呼呼吹过,她却像是感觉不到冷一般,惬意地眯起眼睛。
  “宿主,你在干嘛?”
  系统的声音适时响起,它跟这个宿主绑定的很仓促,彼此根本不了解,就从她醒来到现在这短短半个小时的接触下来,它发现她整个人的行为都....
  很迷。
  明明失去了绑定的记忆,对它的存在却不惊讶,这种貌似大世面见过很多的样子,特别的让人不明
  觉厉。
  女子转过身倚靠在栏杆上,叹了口气:“没什么,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把脑子里进的水吹干。”
  系统:....
  它纵横各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想法骚,操作更骚的宿主。
  系统无话可接只能沉默,好在女子似乎对它的回答也不是很在意,两只手向后一拄,姿态闲适的说:“柜柜,你是不是说要做任务来着,我缓过来了,你现在说吧。”
  名唤柜柜的系统此时如果有实体,能当场喷出一口老血。
  麻了个鸡,早知道宿主醒来会失忆,它踏马干嘛那么嘴欠,把绑定时起的名说出来!现在好了,肉眼可见的未来无数个世界,它都得顶着这么个low逼名字。
  嘤~它脏了,它是系统之耻,对不起其它九位一块儿跑出来的兄弟姐妹。
  系统快速的为自己默哀了一下,又立马恢复正经可靠的形象,严肃道:“现在为宿主传输世界线,请稍后...”
  十分钟后...
  【正在传输中,请稍后】
  半小时后...
  女子试探性地问道:“柜柜,是我的错觉吗?你们统界的‘稍后’和我们好像不太一样。”
  系统没有回话,它才发现数据库竟然被封锁了,憋着口“不能在新宿主面前跌份”的气,系统把浑身能量开到最大试图冲破封锁。
  又过了一个小时...
  系统沉默了,它忽然觉得人类的迷信大概是对的,除了绑定宿主时没有看黄历的原因,它实在想不到从宿主失忆到数据库被锁,这些上百年从未出现过的毛病,怎么会一次性爆发出来。
  系统被打击的不想说话,女子也不着急,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回应,直接吹着口哨迈着轻快的步伐回了房间。
  她打开衣柜把一件bulingbuling满是亮片的吊带连衣裙,和一条款式简洁的黑色抹胸紧身裙拿出来,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特别自来熟的问系统:“那个谁,你看哪件好看?”
  短时间内名称经历了,“品如的衣柜”、“柜柜”再到“那个谁”系统已经无力吐槽了,它丧丧的看了一眼:“吊带吧。”
  看起来亮闪闪的,应该很符合宿主的性格。
  女子闻言皱皱眉,一脸嫌弃的把吊带裙放回柜子里,毫不客气地嗤笑:“直统审美真可怕。”
  系统:...那你tm问我干啥?
  女子损完人,哼着听不出原曲的歌,慢悠悠地换好衣服,从衣柜底层翻出一双黑色的尖头细高跟换上,满意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抛去一个飞吻,纤腰款款的又要走出房门。
  系统虽然很想安静得忧郁一会儿,但注意力总被这位极度异常的宿主吸引,此时见到她打扮得如此妖艳贱货,一看就和自己以前的宿主很不一样的亚子,终于忍不住表达了自己的疑惑:“宿主你要出门做什么吗?”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