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开局一个碗(完结)

主页 > 穿越奇情 >

他开局一个碗(完结)

更新时间:2020-08-13 20:44 作者:投你一木瓜

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因缘邂逅 传奇

文案:
  别人穿越宫斗宅斗大乱斗,不是公主也是小姐,就姜妍穿越成了个灰陶碗,还是个豁了口便宜卖出去的破碗。
  沦落到放牛娃的手上,一天三餐顶多盛上半碗白米拌沙,日子就这么清贫地过。可知道了放牛娃的姓名后她却整个碗都不大好了,朱重八可不就是朱元璋之前的名字嘛。
  哦,未来的明朝开创者洪武大帝,现在还只是个小名八八,连饭都吃不饱的小孩。他只有她这一个碗,所以知道这是个碗精,也舍不得扔掉他唯一吃饭的碗。
  她陪着他经历了放牛,敲钟,乞讨的人生阶段,看他终于忍无可忍地举旗造反,看他一步步击溃所有对手,统筹兵力向腐朽不堪的元朝发起挑战,将这些曾经的cao原霸主重新赶回了他们放牧的cao原,坐上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最后,身披龙袍的青年将她放在桌案上,面无表情地说:“碗精,朕的凤位空悬,你该化个人形了,不然朕就把你砸了。”
  灰陶碗瑟瑟发抖,险些从桌子上掉下去,被他直接捞在了手里:“变吧,朕等了很久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穿越时空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妍,朱元璋 ┃ 配角:各色元末明初人物 ┃ 其它:明穿,金手指


第一章
  姜妍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睡了一觉,怎么醒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比如——为什么她可以被端起来?
  粗糙的手掌在她的表面摩挲了好一会儿,这种感觉真的很怪异,姜妍没有任何感觉,但她知道自己在被摸,还不能做出任何动作。然后她听到中年男子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这个碗怎么卖啊?”
  “一个陶碗十二个铜钱。”小贩摇着缺了大块的蒲叶扇子,试图驱散夏日的暑气,但汗水依然从额头一路留过眼眉,糊在了他的眼睑毛上。他在衣衫领子上擦了擦汗说道。
  “可这个灰陶碗上豁了个口,是不是该便宜些啊。”中年男子犹豫着将碗在手中玩弄似的转了两圈,讨价还价道。
  小贩瞥了一眼碗上那个小小的缺口,又看向男子,好一会儿后才叹了口气说:“朱老爹啊,咱们日子过得都不容易。那你觉得该出多少铜钱吧?”
  “八个铜钱怎么样,毕竟这是个破碗啊。”朱老爹咬了咬牙,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砍价,小贩苦笑了一下:“顶多卖你十个铜钱,那个小豁口可一点也不影响使用。”
  “九个吧。”朱老爹依然还价,小贩抓着蒲叶扇子的扇柄在自己的手臂上敲了好几下,似乎是在认真思量,半晌才开口说道:“好吧,九个就九个,咱们也认识这么久了,就便宜你一点吧。”
  朱老爹这才咧开嘴一笑,喜滋滋地从自己的衣袋里数了九枚铜钱出来,又把姜妍这个碗精给收进了衣袋,才向小贩道谢:“谢谢了谢谢了,祝你生意兴隆啊。”
  小贩无奈地朝他挥挥手,算是和他道了别,重又蹲了下去,继续守着他的碗摊。朱老爹才小心翼翼地揣着衣袋往家里走。
  姜妍如果现在有脸可以作出表情的话,一定是呆滞的。先前看清朱老爹与小贩的服饰,她就知道她该是穿越了,毕竟布衣短打,男子长发可不常见,更别说卖的还是灰陶碗这种半点不美观的破玩意儿了。可她是万万没想到啊,穿越也就穿越吧,她怎么就变成了灰陶碗呢,好歹给个人形吧!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她透过衣袋本就不密致的布料,打量着外面的世界。见到朱老爹坐上了一辆牛车,然后他也不与同车人交流,一路沉默着捧着衣袋里的她,表情有些麻木,脸上是满满的疲累与风吹雨打后留下的斑驳岁月痕迹——他的家庭一定不富裕。
  也是,买碗都要买个破的,还要为了省下来三枚铜钱而和熟人杀价,大概生活真的很艰难吧。不过生活艰不艰难都差不多,姜妍有些悲伤地想,她又不是去人家家做闺女的,她只是去人家家做只碗的,又不用吃饭又不用睡觉,只需要盛饭盛汤,富贵贫穷有什么区别嘛。大概就是盛饭还是盛粥的区别了吧。
  牛车途径一间泥瓦房时,朱老爹下了车,一个久等在此,也是满脸风霜的妇人迎了上来:“碗买好了吗?”
  “好了。”朱老爹笑眯眯地将灰陶碗拿了出来:“你猜猜花了几个铜钱?”
  “你去的是程家老二那买的吧,一个灰陶碗最少也得十一个铜钱吧。”妇人犹豫着说道,似乎是也挺心疼铜钱的。
  “不,就花了九个铜钱。”朱老爹笑容更灿烂了:“这个碗上有个小豁口,我就多砍了些,程家小子的确不错,原本说这个豁口影响不大,最少十个铜钱。后来还是少收了咱们一个铜钱。”
  妇人从他手上接过灰陶碗,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然后才笑着说道:“确实是个好碗啊,碗身上没有什么缝隙,只碗沿上破了一个小口。九个铜钱,程家老二应该是看在对咱的人情上了。以后有机会也要照顾着程家的生意啊。”
  朱老爹刚要继续说话,就看到了自家小儿子正在房屋门口探头探脑,脸上笑容顿时消失了,语气严厉地向朱重八挥手说道:“八八,你过来。”
  姜妍看着这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弱的小男孩慢慢踱步到她跟前,他的个子很小,两腮削弱得都凹陷进去了,只眼巴巴地看着这个灰陶碗,向朱老爹叫了声:“爹。”
  “碗给你重新买了,你要是再给摔了,以后就没有碗给你吃饭了!”
  朱重八呐呐地小声说:“爹,碗是刘少爷摔的... ...不是我。”
  “你还说!刘老爷愿意每天给你一个馒头让你帮着放牛,要不然你连早上都没得吃!你自己看不好碗还栽给刘少爷!”朱老爹说着就要用他厚实的巴掌打在朱重八的头上,被朱母抱住了腰,抢了碗递给朱重八:“行了,别和你爹犟嘴,锅里还有点菜梗子汤,你去装些喝吧。孩儿他爹啊,都罚了他一天的饭食了,别再骂他了。”
  姜妍就被朱重八抱着进了屋子。
  近看这个男孩,其实也是个浓眉大眼的好长相,只是因为饿久了几乎脱了形,又长久放牛暴晒在太阳下,才皮肤晒得黝黑,肤质也有些粗糙。如果是个健康成长的孩子,怕是现在也是个白白嫩嫩可人疼的长相。
  他如狼似虎地喝完了菜梗汤,然后又意犹未尽地舔了碗,让姜妍整个碗都不自在了——依然没有感觉,但是自己是个碗,别人又舔了自己实在是太可怕了。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