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穿越奇情 > 宠文女配只想搞学习(完结)

宠文女配只想搞学习(完结)

更新时间:2020-08-02 13:08 作者:云赋 标签: 甜文 天之骄子 穿书 女配

  《宠文女配只想搞学习》作者:云赋
  文案:
  1.死而复生之后,叶轻轻发现自己穿到一本宠文里。
  当然,宠文的女主不是她,她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透明。宠文女主重生过后,第一件事就是纠正前世的错误:跟未来的霸总在一起。
  作为小透明的叶轻轻,面无表情地捡起自己的老本行:搞学习。
  2.苏白黎以为自己的一生不过是拖着病弱的身子过着一天是一天,甚至就在一开始的绑架中就此死去。
  既定的命运被那天晚上在星光下宛如从天而降的少女打断,从此让他生出不可抗拒的妄念。
  “你是我的软肋,也是我的铠甲,更是我一生渴望得到的梦想。”
  “青春是你,后来是你,宇宙星光也是你。”
  本文又名:《当男炮灰遇上女炮灰》、《别找我恋爱,我只爱学习》
  只爱学习的未来女物理学家和看似病弱实际才是未来真正霸总的炮灰男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女配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轻轻、苏白黎 ┃ 配角:下一本幻言:我的小仙女【治愈】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请别打扰我学习,谢谢。
  立意:一起成长


第1章 穿越了
  “啾啾啾......”
  叶轻轻是被一阵鸟叫声吵醒的。
  她费力地睁开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发现竟是在一处墓地旁。
  这是?
  记忆逐渐回笼,叶轻轻是一名天体物理学家,她只记得不久前她还在太空进行研究,忽然,警报声响起、陨石砸向太空舱,爆炸带来的剧烈颠簸,让她失去了意识,再一睁眼,就到了这里。
  叶轻轻更糊涂了,习惯Xing地托着下巴沉思。手上的触感与之前明显不一样,不可思议地伸出手,手上只有微微的薄茧,又摸摸自己的脸,脸上细腻光滑。
  地上有个背包,叶轻轻打开查看,里面有快小小的镜子,她怔怔地看着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这明显是她十八岁时的模样!
  怎么回事?难道时光倒流?不对,这里很明显不是她记忆中有来过的地方。
  打开背包里面的手机,上面显示的2019年8月10日,但她记得她在2065年的时候已经从帝都航空航天大学本硕连读后毕业,在发表了一篇关于寻找天体新方法的论文后被招入国家航天局正式工作。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
  叶轻轻闭上双眼,另一段记忆与她的记忆顿时重叠了起来。
  这个记忆属于另一位叫叶轻轻的女孩子,在她幼年的时候父母双亡,贫穷的农村没人愿意养一个已经记事的女孩子。所以她后来被送到孤儿院,在那里磕磕绊绊地长大。好在她与现在的叶轻轻一样天生力气大,更是跟着院里但是一位老师学了几分拳脚功夫,因此很少被欺负。
  面前的坟墓便是她父母所在之地,今天她回来给父母扫墓。
  难得是穿越了维度?可惜的是她只对天体物理学有研究,对这一方面知之甚少。想了想,她睁圆眼睛,目光也重新聚焦起来。从小到大的自立生活让她对陌生事物接受得很快,她想起太空舱的那场爆炸,知道自己在原先的世界已经死了。她坐在地上想了半天,在发现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后,果断地接受现在的处境。
  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而且,她想起现在的自己还是一个学生,对重新回到学习原点这个问题接受得更为坦然。反正学习是她最擅长的事情,在哪都一样。
  她这边正想着今后的打算,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东西被撞倒的声音。
  叶轻轻看了看四周,要先出去才行。她向发出声音的位置走去,越来越近时说话的内容更加清晰。
  “葛老大,是前面农村在放树准备卖,大树都被横在路中间,我们过不去了,不过旁边有个分叉路,是通往这个山村的。您看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你两干什么的?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葛老大烦躁地吸了两口烟,他脸上有一道从眉角到鼻侧的肉红色疤痕,随着他皱眉的动作活了起来,凶恶无比。
  这人不好惹,叶轻轻心往下沉了沉。
  “蠢货,刘兴你跟陈厚还不去后面看看,你们是不是还捂着那小子的嘴?快去给我解开?真是富家少爷,连这点烟味都受不了!”葛老大对其中一人说道。
  不怀好意的声音进入叶轻轻的耳朵,她放轻了脚步,等到接近声音所在时,蹲在一片灌木丛中藏了起来,只悄然无声地看着前方。
  车子的后备箱里面传来一阵闷闷的咳嗽声,那声音似乎被什么堵住而发不出来,在这寂静的山林里尤为明显。
  叶轻轻皱了皱眉,继续看下去。
  本在说话的两人赶紧打开后备箱,里面的人嘴巴被贴住,那咳嗽声正从里面发出,由于咳不出来,人被憋得早已一身汗水。
  两人一打开后备箱,清晨的凉意立马向人袭来,汗津津的身体被这么一激,微微颤抖。
  等到嘴上的贴布被撕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立马传出,那声音似乎是要把身体内的内脏都给咳了出来。
  原本不算红润的脸颊更显苍白了,额头上的头发已被冷汗浸SHi。
  咳嗽声还在继续,刘兴拿来水后,打开便粗暴地灌进那少年的口中。
  被凉水一惊,喉咙里立马排斥起来,原本紧闭的双眼也睁开,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再次传来,水被他咳得到处都是,原本清隽的脸庞一片狼狈。
  过了一会,咳嗽声渐渐平息下来。
  葛老大不想再次浪费时间,凶着脸吩咐:“好了,我们现在走那条小路,你俩给我把他看好,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
  被绑住的少年此时也睁开双眼,只偶尔从嘴里溢出一声咳嗽,他好看的眸子平静无波,似乎对此时的困境并不在意。
  不过当他的目光越过面前两人,看到三人身后的灌木丛中的叶轻轻时,眼中闪过诧异。
  见到对面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微微地点了点头,看到那少女露出笑容,连浑身的冰凉都不曾感觉。
  此时天光已然大亮,远处传来村民说话的声音。那位葛老大决定不能在此处多耗费时间,吩咐两人看好后面的人关上后备箱转身向副驾驶位置走去。
  汽车很快启动,原本停留汽车的地方只留下一棵被撞坏的大树和一个剩下空的矿泉水瓶。
  等到汽车消失在林间,这时叶轻轻从茂密的灌木丛中钻出。她扎着马尾辫,上身着一件麻布上衣,腿上只穿着一条深蓝的牛仔裤,而脚上一双土黄色的雨靴忖得她身形纤细。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