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穿越奇情 > 尊主恕罪(正文+番外)

尊主恕罪(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7-29 22:43 作者:东尽欢 标签: 穿越时空

文案:
某无良穿越女,对某纯良美男骗财骗色。
事后,她表示:我不想负责任。
于是,该美男愤怒了,暴走了,黑化了……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不是我爱你,你不爱我。
而是我爱你,你却正经道:你是谁?
原来在你的生命里,我既不是男主,也不是男配,我的名字叫做——路人甲。

备注:1、此文架空。
2、所谓男主,必须是美男。
3、所谓男主,心必须只能是女主一个人的,身体也只能是女主一个人的。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花逸 ┃ 配角:滕风远(聂风远),司空骞 ┃ 其它:穿越,

晋江2013-06-30VIP完结
总点击数:615362  总书评数:2046 当前被收藏数: 3720 文章积分: 44,688,080



1、火坑

  那只麻雀飞进屋中啄食桌上的栗粉糕时,梁花逸只能干瞪眼看着,眼中几分幽怨,她委实想把它赶走,无奈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软绵绵躺在床上,心中念叨:你吃了我的栗粉糕,改日我定要将你逮着油炸了。
  麻雀拔毛除内脏后先放调料腌半刻钟,再用面粉裹了放入油锅,定然香酥美味,梁花逸正兀自想着油炸香酥雀,外间的门开了,几人大步而入,为首的是个丫环,“小姐,时辰到了。”
  那声音无半分恭敬,倒像是领导通知一声:小梁,来办公室。
  花逸亦嗟叹,你们几时叫过我小姐?
  两名丫环将她从床上扶起,拿过一个小瓷瓶在她鼻下嗅了嗅,花逸始觉身上有了些力气,手脚也能动了。丫环又取来两支金步摇CHa在她头上,花逸不满,“我大病初愈,戴着太沉,就算了吧。”
  丫环又拿来珠花,不冷不热道:“你到底是鸿华山庄的小姐,不可过于寒碜。”
  花逸不再争辩,暗自思忖,戴在她头上也算是她的东西了,等以后缺钱或是逃命跑路时,或许还能卖了救急。她看了看那桌上的栗粉糕,抬手指了一下,“帮我去厨房再包一点,路上我好垫垫饥。”
  丫环翻白眼嫌麻烦,花逸怒了,“刚才不是还说我是鸿华山庄的小姐吗?想吃点东西都不给拿。”
  那丫环许是怕她待会在庄主面前说难听话,忙叫门外的仆人速速包些糕点过来,转过头再替花逸捋头发时,眼中倒有几分同情,活像看着将死之人。
  等着梁花逸的真真实实是一个火坑,他们要把她送给别人做侍妾,所谓侍妾,无名无分,连侧室都算不上。这人倒不是一个糟老头,是正当壮年的滕风远。
  滕风远何许人也?那可是穿云教的教主,此人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侍妾无数,传闻有好几女人在他身边待了不足半年就去了黄泉。
  这还是重点,重点是,这丫的跟鸿华山庄有仇。
  这事还得从三年前说起,彼时滕风远还不是穿云教的教主,半分武功不会,鸿华山庄的前庄主梁古苍带头对他百般折辱,几乎将他打死,还划花了他的脸。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滕风远一朝成了教主,将穿云教发展得风生水起,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他撸着袖子准备回来报仇时,这梁古苍却提前去见了阎王。
  问滕教主有几多愁,恰似一帮太监上青楼,他总不能去黄泉找人算账?
  怒火发泄不出来,滕风远又不甘心,父债女偿,他索Xing给鸿华山庄下了聘礼,要把梁古苍的女儿抬回去第十八房侍妾,细水流长好生折磨。这聘礼不是金,亦不是银,乃是梁古苍的夫人、现任庄主梁木平亲娘的Xing命。
  梁古苍生有一子一女,儿子如今继承了他的家业,女儿年方十九,正值青春年华,见此情形如何肯去?但亲娘被对方抓了,不去就撕票。
  兄妹俩思来想去,绝望时灵光一闪,不还有个干女儿梁花逸吗?对方派来的人只说要抬走梁家女儿,又没说还是亲的还是干的?
  梁花逸委实觉得冤屈,她真真不是干女儿啊!顶多是侄女,还是远房的。
  她虽在鸿华山庄长大,但身份素来尴尬,庄主是她的远房表舅,她是寄养在庄子里的,当然她的娘亲交了足够多的寄养费,那是很大的一笔,多少钱没人具体知道,反正没那一笔钱,鸿华山庄充其量是鸿华村庄。按理说这山庄花逸应该占一份,可惜,她的娘太信任这个远方表舅,也不给她留个契书之类,娘亲多年前去世后,她这没妈的孩子就成了cao,亦主亦仆。
  这些,是从山庄里的仆人口中听来的。梁花逸原来的确姓梁,但不叫花逸,她是个穿越过来的货,那是四年前的事了,穿过的时候这个身子脑袋瓜被撞得鲜血直流,这倒省了麻烦,至少花逸说自己失忆了,庄子上下没一个人怀疑,连大夫都捋着胡须说撞坏了脑袋,失忆正常得很。
  有那么一段时间,花逸一直以为自己是庄子里的丫头,因为庄主的夫人女儿都喜欢使唤她干活,梁夫人更是称呼她“花逸丫头”。等她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暗自嗟叹,一表三千里,何况这还是个远方表舅,自然谁都不待见她,大概在庄主一家子眼中,她就是个吃白食的货。
  所以花逸这两年都在外面晃悠,若不是前些日子遭了难,被打得半死不活,她定不会回鸿华山庄;若不是鸿华山庄用得着她,也断然不会把她寻回来,还花了大量珍奇药材医治她。
  如今前方就算是火坑,花逸不跳也有人推她跳,谁叫她被喂了软筋散,想跑也跑不掉呢?
  丫环替花逸把衣角捋平,扶着她出了门。
  说是活脱脱的逼人跳火坑,果真一点都没错。迎亲队伍个个满面凶相,扛刀提剑,一副上门踢馆的架势,带队之人乃是穿云教两位罗刹,一人皮肤黝黑,身高七尺,膀大腰圆,项上戴着一串骷髅头项链,左耳上还挂了一只小骷髅头,肩头扛了一把重达七十二斤的朴刀;另一人装扮倒算正常,只是一道刀疤从右眉处划到嘴角,看起来分外狰狞可怖。
  二位罗刹站在庄前,脸上颇有些不耐,刀疤罗刹擦着他的剑,望着庄门口的梁木平,轻飘飘道:“耽误这么久,我看梁庄主半点诚意也无,不如我用梁老夫人的血祭刀。”
  说着还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
  梁木平忙道:“马上就到,两位稍安勿躁。”
  说话间梁花逸已经被扶了出来,梁木平没急着让丫环将人扶上轿,倒是问:“我娘呢?”
  黑脸罗刹把脸一横,“这真是梁小姐?”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