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夫欠收拾(正文+番外)

主页 > 穿越奇情 >

渣夫欠收拾(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7-17 06:44 作者:李禾苗

标签: 穿越时空

文案:
苏婉容穿进一本书里,成为被炮灰的原配。
原配Xing情胆小又懦弱,心中只有妇德,以夫为天,十分温顺。她从不抹浓妆,也不穿艳衣,生怕被人说她不够端庄稳重,配不上这叶少奶奶的身份。
丈夫却嫌弃她呆板无趣,每日只与小妾卿卿我我,把原配扔到一边不闻不问。
急着上位的小妾栽赃原配与货郎有染,为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原配一时想不开,吞金自尽,留下丈夫与小妾逍遥自在地过日子。
……
苏婉容冷冷一笑,挽起了衣袖。
既然丈夫这么渣,请不要怜惜他,狠狠地虐吧!

我的微博:@李禾苗儿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婉容
一句话简介:虐夫一时爽,一直虐一直爽!


第1章
  仅仅只是一个趔趄,等稳住身子抬起头之后,苏婉容眼前的景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静谧昏暗的夜巷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让人触目惊心的大红色,耳边传来一阵阵嘈杂声,仔细一听,里面有唢呐、锣、鼓等,吹吹打打,异常喧嚣热闹。
  堪称流氓乐器的唢呐疯狂地叫着,高音非常之高,尾音非常之长,苏婉容只听了一瞬,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又晕又疼。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揉一揉太阳Xue,恍然发觉自己的右手竟然沉重无力,定睛一瞧,哟!一只黄澄澄的双囍龙凤黄金镯子,正沉甸甸地挂在手腕上呢。
  苏婉容呆了呆,随即用左手托住粗大的镯子,掂了掂,粗略估计得有五十多克。
  真是让人又惊又喜!
  喜的是一笔横财从天而降,落在她的手腕上;惊的是,她敢保证,自己绝对没有买过这样的东西!
  镯面宽约近两厘米,衬得手腕十分纤细白嫩,指甲盖上染着大红色的丹寇,和身上的大红嫁衣相互辉映,如同新鲜流淌出来的血似的,引起苏婉容一阵阵迟来的不适。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头上顶着的红盖头垂下来,把她的视线禁锢在一个过分狭小的空间里,左手一抬,就要掀开这碍眼挡路的东西,好看个究竟。
  不想,从侧边飞快地伸出一只大手,不容置疑地按住了红盖头,并把她的手拉下来,带着些许教训的意味,重重地放在她的身侧。
  “新娘子,可不兴自己掀盖头的,这样不吉利。再忍一忍,再过几条街就要到了。”
  苏婉容转了转脑袋,循声望去,左侧有一个小窗,绣着黄色囍字的帘子被掀开了一小半,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那只大手也是从那个地方伸进来的。
  外面依然锣鼓喧天,身下摇摇晃晃,从掀开的那道缝隙里,能看到外面特属于大白天才拥有的明亮光线,以及穿着奇怪服饰的各路行人。
  苏婉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再乱动了。
  轿子外面的人观察了一会儿,认为新娘子不会再不懂事了,这才满意地放下轿帘。
  苏婉容的强自镇定坚持不到三分钟,就宣告破功,她在轿子里摸摸索索,观察了好一阵子,总算有了一个大胆且又诡异的认知。
  比起这个认知,更可怕的是,他们到底要抬着她去哪?
  不,她不想去!
  快停下来,放她回去!她不想在这里!!!
  正陷入无尽的恐慌,试图拼死挣扎的时候,仿佛天灵盖被人突然掀开,一大堆纷乱的讯息带着千军万马的气势,从头顶倾泻下来,那汹涌的姿态比汛期的黄河还要更加猛烈。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消化完脑子里的东西,暗暗骂了一句MMP,原来这是一本书啊。
  倒霉催的,她还成了书中那个被炮灰的原配。
  叶家少爷叶锦鸿考上秀才之后,与早已定亲的苏家姑娘成了亲,开始也过了两个月的甜蜜日子,只可惜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妻子不再新鲜之后,叶锦鸿便觉得日子无趣,不肯呆在家里,每日只跟着一帮狐朋狗友出去吃喝玩乐,寻花问柳,胡作非为,把妻子扔到后院坐冷板凳,不问不闻。
  原配从小是听着妇德长大的,再加上Xing情胆小又懦弱,一心以夫为天,十分温顺,从不抹浓妆,也不穿艳衣,生怕行差踏错,被人说她不够端庄稳重,配不上这叶少奶奶的身份。
  看到丈夫如此荒废虚度光Yin,成日流连花街柳巷,她也曾小心翼翼地劝过,希望他能抽空看一点书,争取将来在功名上更进一步,得来的却是对方的一个白眼,外加不耐烦地训斥:“我寒窗苦读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取得成就,轻松一下又怎么了?你这种村姑哪里知道读书人的辛苦!”
  原配是个乡下姑娘,公公叶老爷却是一个官身,两家能攀上亲还是因为当年叶老爷年轻时出远门,路上遇见劫道的,不仅钱财被洗劫一空,就连身上穿着的棉袍棉裤都给扒得精光,还被打成重伤昏迷,然后随意地丢到路边的灌木丛里,生死由天。
  当时正值冬季,要不是命好遇上原配的爷爷,叶老爷兴许早就投胎转世去了。
  当年,叶老爷只是一名穷书生,家中全靠他爹走街窜巷做货郎维持生计,因着这点救命之恩,两家也还算门当户对,便给两个孩子早早定下亲事。
  后来,叶老爷偶然撞了大运,终于给他考上了秀才,叶家的生意也慢慢做大,手里又有银子,便谋划着买了个小官,两边的门户这才拉开了距离。
  等儿子叶锦鸿渐渐长大,生得貌比潘安,叶老爷就对这桩亲事感到不满意了,他的儿子一表人才,什么官家小姐配不得,何必屈就一个村姑?
  叶太太却是个厚道善良的人,不赞成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劝道:“你如今正做着官,名声多么重要,万一惹恼了亲家,他们手里握着定亲信物,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的名声要是败坏了,官还能做得稳当?干了这样的缺德事情,只怕夜里睡觉也睡不安稳的。”
  如此,大字不识一个的乡下姑娘这才顺利嫁进叶家,成了叶锦鸿的嫡妻。
  后来,叶太太娘家的一个远房外侄女过来探亲散心,她讨好勾引男人很有一套,不像原配那么端庄刻板,再加上又识一些字,轻而易举地勾住了叶锦鸿的心,然后在所有人的同意下,迎进府里做了贵妾。
  是的,原配也同意了,成亲三年,她都没能给叶家生下一男半女,丈夫想要纳妾,她怎么能说个不字呢?
  自从家里多了这么一个贵妾,本就不受丈夫待见的原配几乎变成了一个隐形人,在后院的地位简直形同虚设。
  她不敢争也不敢抢,只想安安静静过自己的日子,就这么着,那小妾还觉得她碍眼,时时刻刻都想着如何取而代之。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