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穿越奇情 > 公主今天追到将军了吗(正文+番外)

公主今天追到将军了吗(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7-14 13:06 作者:姗姗未来迟 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文案:
  姜娆穿进了一本狗血古言文里,成了注定要被炮灰的女n号作精公主。
  怕死的她瑟瑟发抖,在看到高大威猛且会笑到最后的威远大将军殷天放时,脑子里立刻闪过一个念头:抱紧大腿,妇唱夫随保小命!
  公主人比花娇明艳无双,三十六计追夫百折不饶,奈何殷将军就是心如磐石不动不摇。
  姜娆从此走上了屡追屡败,屡败屡追的道路,成为了京城人们津津乐道的八卦。
  终于有一天,姜娆怒了:老娘不追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殷将军,冷着一张脸找到落荒而逃的姜娆:公主殿下,做人要有始有终,懂不?
  注:
  本文男女双处,HE,洁党可放心入!
  剧情一心只为男女主服务,有时候逻辑死,勿用力拍!
  一句话简介:不是本宫不是人,而是将军太迷人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娆、殷天放 ┃ 配角:白莲、常山、疏影、陆长哲 ┃ 其它:


第1章 确认过眼神,是要坑的人!
  大雪骤停,偌大的公主府被积雪笼罩,四处白茫茫一片,纯净如琉璃世界。
  室内炭火烧得很旺,温暖如春,姜娆正懒洋洋地靠在软塌上磕着瓜子。
  疏影一脸惊讶,“公主殿下,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吗?”
  姜娆点头,“当然。”
  “可是……殿下你几天前还对永昌侯府的陆世子念念不忘,怎么突然就开始惦记起殷将军来了?”
  “以前是本宫眼瞎。”姜娆言简意赅,“现在本宫眼睛清亮了,自然要找这世上最好的男子。”开玩笑,她莫名其妙地穿越进这本狗血小说里,可不是为了嫁给陆长哲那个绣花枕头等死的。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小说里他亲眼看着她被叛军首领一剑捅死时连个屁都不敢放。
  穿越过来这几天里,姜娆一直很惆怅,为什么别人穿越能分分钟走上人生巅峰,偏偏她就穿在一个注定要死于非命的女n号作精公主身上?
  怕死的她仔仔细细地回忆了小说里的情节,想来想去要保住自己小命的话,恐怕只能紧紧抱上能够笑到最后的威远大将军殷天放的大腿才能有保障。
  但她和殷天放都是故事里的小配角,两人并没有什么缘分。不过有志者事竟成,为了活命她可以绞尽脑汁制造缘分。
  疏影一脸古怪地看着姜娆,“公主殿下确定殷将军是这世上最好的男子?”那个可怕的杀、神前不久打了胜仗后,直接坑杀了北漠两万将士,光是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自家公主娇娇嫩嫩的,怎么想也跟他不搭。
  “疏影,你这是在怀疑本宫的眼光有问题?”
  “奴婢不敢。”
  “那你还这么多废话?以后再这样多嘴,仔细本宫揭了你的皮。还不赶紧去打听本宫交代的事情?”
  为了自己的皮,疏影点了头,“是。”自家公主反正从来就没讲过道理,以后只要办好她交代的事情就行,别的还是不要Cao心,任她折腾任她作便是。
  午后,睡了一顿美容觉的姜娆吩咐人找出了自己最华丽的衣裳首饰,开始梳妆打扮。都说颜值即正义,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她待会儿一定要美美哒地出现在殷天放面前。
  妆扮停当后,姜娆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只见镜中人唇似烈火,眸如星辰,再加上那一身大红色宫装,更是称得她明艳动人。她忍不住感叹,这是哪里来的小妖精,简直是美爆了,殷天放若是还看不上眼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姜娆入宫后特意守在了参加宴会必然经过的那一片梅林里,今年的梅花开得极好,她忍不住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鼻尖满满都是清幽梅香。
  不出一会儿,疏影匆匆地跑了过来,“公主殿下,殷将军过来了。”
  姜娆瞬间进入了一级备战状态,“疏影,你快看看本宫脸上的妆有没有花,发髻有没有乱?”
  “没有没有,公主殿下美着呢。”
  姜娆这才放了心,“美就对了。”
  她折了一支梅花抱在怀里,努力营造出一副雪地红梅佳人相辉映的美妙画卷来,随后才朝远处望了过去,只见一名身材颀长的青衫男子走了过来。
  男子逐渐走近,她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剑眉英挺,黑眸锐利,棱角分明,美中不足的是右脸颊上有一道约莫寸余的疤痕,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清俊,就是他身上带着一股肃杀之气,让人情不自禁生出一丝惧意来。
  他亦是看见了姜娆,只觉得眼前的女子一身红衣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宛若画中仙子,美得不可方物,特别是那双眼眸灵动纯净,实在是摄人心魄。
  姜娆是本着勾搭他的心思而来,自然把他身上的肃杀之气刻意忽略,大大方方地迎了过去,巧笑嫣然,“殷将军!”
  殷天放皱了皱眉头,“敢问小姐是……”他在边关多年,对京城中的贵女一无所知,自然也不识得姜娆。
  “本宫是昭和公主,姜娆!”
  话音刚落,殷天放单膝及地行礼,“末将不知是公主殿下,还请殿下恕罪。”哪怕之前远在边关,他也知道昭和公主是皇帝唯一的女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不知者无罪,将军何罪之有?”姜娆把怀里的梅花塞到疏影的手中,这才笑眯眯地扶了他一把,“殷将军,雪地上凉,你别千万别把膝盖冻坏了。”
  殷天放宛若被毒蛇咬了一口,赶紧把手抽了回来,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惊讶地看着她。若是他刚才没有感觉错的话,她好像趁机摸了自己好几下,现在的公主都这样大胆了吗?
  “谢公主殿下关心。”
  “殷将军是我大齐最好的战将,本宫作为大齐的公主,关心你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姜娆问道,“本宫听闻将军还未娶妻,不知可否有心仪的女子?”
  “北漠未灭,末将不敢谈儿女私情,所以未曾有心仪的女子。”
  “看将军说的什么话,成家和立业自古以来就不冲突。”姜娆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笑得愈发灿烂,“话说将军比较喜欢怎样的女子?清纯的,妖冶的,腿长的,胸大的,还是别的类型的?你只管大胆地说,本宫以后一定替你好生留意。”
  一旁的疏影忍不住扶额,自家公主怎么什么惊世骇俗的话都说得出来啊?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