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穿越奇情 > 反派大佬的掌中珠(完结)

反派大佬的掌中珠(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29 14:20 作者:忆沐 标签: 穿书 市井生活

文案:
 
本文又名《给厌世暴君喂颗糖》《炮灰和反派HE了》

身为内阁首辅之女,柳初语自幼有个秘密。

她脑中有个“系统”,能看见燕王厉宁身后的滔天黑气。

系统发布任务“除魔卫道”,柳初语各种躲避折腾厉宁。

直到十七岁那年她重生,才发现这个世界是本书,厉宁是书中的反派大佬,而她则是那个厉宁深爱却不幸早死、促使厉宁彻底黑化的白月光。

眼看厉宁即将登基为帝,柳初语:……我现在悔过可还来得及?

厉宁登基第一天。

柳初语焦躁:完了,要秋后算账。狗系统还发任务逼我骂他,嫌我命长啊!

厉宁登基后一年。

柳初语淡定:没什么是一个笑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那就再说句软话。

一直等着拯救黑化大佬的穿书女气得吐血:??你还死不死了?

小剧场:

厉宁见柳初语转醒,身体倏地绷紧。

他以为她气Xing大,现下定不会有好话。却不料小姑娘呆看他许久,忽然便红了眼眶:“宁哥哥……”

只为这一句宁哥哥,厉宁便心甘情愿为她生,为她死,为她拨云见日,为她披荆斩棘。

第一章

  暖春三月,京城柳府。
  厅堂之中,一华服男子坐于上位,下方坐着一姿容绝丽的少女。华服男子带笑询问看着那少女,可少女只是斜斜倚在座椅里,认真把玩手中茶盏。
  少女约莫16、17岁,着淡烟色襦裙,生得冰肌玉骨,身姿袅娜,面若皎月,当真是倾国倾城之貌。可就算再美,这么长久不搭理人也是怠慢的。华服男子的笑容有些僵,忍不住催促了句:“初语?”
  柳初语慢声应了句:“嗯?”她没甚诚意道:“抱歉,一时走了神。太子殿下方才说什么?”
  太子只得又问:“我方才说,今日天气不错,我们出外散散心吧。”
  柳初语忽而嫣然一笑:“殿下好兴致。燕王厉宁还带着十万大军守在城外,等待殿下放行,进城祭奠先皇。殿下前些天还愁得在先皇灵前砸东西,今日怎生就想和臣女散心了?”
  太子被她揭了短,脸上十分挂不住。可思及稍后的计划,他还是忍了下来:“左右已经与三弟商定,放他今日申时(15点)进城,多想也无益。父皇为你我赐婚已有些时日,若不是他驾崩,我俩本都该准备大礼。我觉得对你不住,这才想多陪陪你。”
  他以为依柳初语的软硬不吃的Xing子,他少不得还要再劝几句,甚至可能要用强。却不料柳初语站起了身,懒懒道:“殿下厚爱,不敢不从。殿下请。”
  太子松一口气,与她一并朝屋外行。院中立着十余披坚执锐的士兵,正是太子近卫,此时见两人出来,沉默跟在他们身后。府中的海棠开得耀目,一簇簇花儿在枝头喧闹,春意盎然。柳初语盯着那海棠看了片刻,太子便亲自上前摘了一枝,送到她眼前。
  那艳红色落入柳初语的眼底,便化作了一团燃烧的火。熟悉的一幕幕提醒着柳初语,那些突来记忆不是梦魇,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她死在了一个时辰后,被这位太子殿下,她未来的夫君,推下了城墙。
  高处坠落的痛还仿佛留在骨头缝里,可她却重生了,重生回了今日清晨。世界似乎还是那副模样,除了她养了五年的黑猫消失了。柳初语垂眸看着那枝海棠,暗恨咬紧了牙。
  可她不能乱。柳初语接过花枝,轻笑出声:“谢谢殿下。那便祝殿下似这花枝——”
  ——似这花枝,折于今日!
  太子微笑等着柳初语的祝词,却不料柳初语没了后话。她随手将花枝递给一旁的丫鬟,丢下句:“收着吧。”便这么自顾自向前行去。
  徒留太子立在原地,神色尴尬。可柳初语此人美则美矣,脾气却是人尽皆知的差。明明看着是朵赏心悦目的娇花,但惹着她不快了,却是谁都敢蛰的。偏偏这人随Xing,为何不快根本没法揣摩,以往突然发脾气的事也不是没有,这么说半句留半句真不算稀奇。
  太子也只得不计较,跟了上去。两人行了段路,柳初语脑中忽然冒出个声音:“初语,我回来了。”
  伴着这声音,一个西瓜大的黑球出现在柳初语眼前。周围人根本没看到这古怪东西,也没听见它的话,只柳初语在心中问了句:“去哪了呢?”
  黑球系统:“随便逛了逛。”它看着太子,满意点点头:“我就说殿下要来找你散步吧,你看,可不是来了。”
  柳初语:“是啊,”她扭头朝旁无声轻呸了下,这才凉凉奉承了句:“你可真厉害啊,什么都能预测。不如你帮我算算,太子要带我去干吗?”
  系统微僵,柳初语心中冷笑。系统端起了架子,板着脸训道:“荒唐!天道之事,岂是你说想算就算!”又缓了些语气:“等过几Ri你表现良好,我倒是可以给你些奖励,帮你推算下将来。”
  过几日?过几日她尸骨都该凉透了!这该死的骗子!它明明对她的死期心知肚明,却还瞒着她,送她去死!
  重生时看到那本书的情节在柳初语脑中闪过:……柳初语不备之下,被太子狠狠推下城墙。厉宁正在城墙下等待入城,见到柳初语坠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他目色赤红腾身朝柳初语飞扑去,跪在柳初语身前。可美人已经断气,死相凄惨,肢体甚至都扭曲。七世爱人惨死,七世求而不得,厉宁眼中流下血泪,崩溃嘶吼!太子则是大喜,一声令下:“快给我杀了他!”
  柳初语深深吸气,平复情绪。活了十七年,她才发现自己活在一本乱世争霸的小说中,反派厉宁是男主一统天下的最大阻碍,而她只是厉宁早早惨死的白月光。太子将她推下城楼,只是想拿她的死,乱厉宁的心,杀他个措手不及。
  系统深谙打一Bang子给一甜枣的道理,又将一副虚影投SHe在柳初语身前:“但我现下就可以让你看看厉宁在干啥。”
  虚影之中,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形。厉宁身着玄青色锦衣,于千军万马中负手而立。他有着极漂亮的五官,只是黑眸幽深没有情感,唇角抿出个凉薄的弧度,配上那如白瓷的肤色,整个人有种厌世的漠然。这回他并没有在处理什么事,因此倒没再让柳初语见着他偏执Yin郁狠戾的一面。他只是眺望前方城墙,问身旁之人:“离申时还剩几刻?”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