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穿越奇情 > 穿越之贤能妻(正文+番外)

穿越之贤能妻(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4-09 07:25 作者:伯研 标签:

文案
高烧前的范淑香认为:自己丈夫好吃懒做,好赌成X_ing,自己的命咋就这么苦?这日子没法过了~~o(>_<)o ~~
高烧后的范淑香认为:男人嘛,一天天不就是应该在女人的庇护下,吃吃喝喝,和好友们玩点小牌,调节心情?只要他遵守夫道,这日子还是很好过的╮(╯_╰)╭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从女尊而来的‘大女人’,宠丈夫,最后却被宠的故事(^o^)/~
注意兼扫雷提示:*本文现言*家长里短慢热型(不介意妹纸们养肥),非喜勿入,谢谢合作!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推荐
拥有御兽金手指的女尊妹子,穿越到七十年代农村妇女范淑香的身上,
本想养个丈夫好过年,没想到男主经过挫折后自强自立,她反过来被宠养……
女主外蠢里黑,男主精明能干,时不时的犯点二,小两口兢兢业业努力奔小康。
虽为家长里短的种田文,却也能在平淡中感受到淡淡温馨,实为一篇暖心文。
☆、第 1 章
  “王爷,夜深了,喝了安神汤早些休息吧。”
  小心的将盛满安神汤的白玉碗放到桌案上,男子扬起修长的双眸望向主位,关心的眼神在掠过右侧锦衣女子时,微不可察的顿了顿,而后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视线。
  谁也不知道,此时他温润的面容下是怎样的紧张?
  他不想背叛的,可才双十年华的他,怎甘心一辈子陪着个老女人?即使她是当朝王爷又怎样?平日里对他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哪比得上心上人对自己的柔情蜜意百般呵护?想到心中所爱,他又生出了些许勇气,其实他最怕的,不是眼前高高在上的安阳王,他怕的是右侧那锦衣女子——王爷的螟蛉义女,以往只要有她在,不管是下毒者还是暗杀者,都从未得手,今天,自己能侥幸成功吗?
  心中忐忑的他没有发现,在他垂眸的瞬间,锦衣女子的眼神,从手里的书卷,落到了桌案上的白玉碗,犹豫过后,最终,还是垂下了眼帘……
  ……
  高高的牛蒙山下,有个小小的杏花村,当然,此杏花非彼杏花,和酒沾不上半点关系。
  据说在很久以前,村里有个叫杏花的美丽姑娘,她为了村民,和村里的恶霸财主斗智斗勇,最后做出了英勇牺牲,村里人为了纪念她,才改为了杏花村。事实真相如何,已经不可考证,但这个美丽的名字,却是流传至今,村里人提起来也是颇为得意,毕竟这杏花二字听着就舒心,比起周围那二嘎子村,三喇子村可是优美动人的多。
  话题扯远了,咱们言归正传。
  此时的杏花村,正是凌晨两点,村内一片寂静,漆黑一片,可在这J_i不鸣狗不叫的深夜里,却有这么几个人大半夜不睡觉,玩的正热火朝天。
  桌上的麻将被搓的噼啪作响,段志涛快速的马完了身前的牌,双肘往桌上一倚,吐出嘴里叼着的扫帚糜,不服气的看着身边的赵六:这小子今天的手气,也不咋就那么冲?往那一坐大杀四方,自己手里这十多块可都被他赢去了,这把要是再输,又要打欠条了,奶奶的,他就不信这个邪了,这小子的点能一直那么幸?
  想到此处,这位坐直了身子,瞪圆了因熬夜而有些发红的双眼,拿起色子在手里晃了又晃,才满怀期望的扔了出去,结果这色子还没滚完呢,就听院子里有人扯脖子喊了一嗓子:“快跑啊,抓赌的来了——”
  正伸脖子等抓牌的哥几个脸色一白,瞬间僵住,抓赌?想到被抓住的后果,这几人哪还顾得看点数是多少?快速吹灭了桌上的蜡烛,一个个慌忙穿鞋准备撒丫子跑路。
  段志涛刚才去了趟厕所,所以这鞋在脚上穿着还没来得及脱,黑暗中,他拎起身后的衣服就想跑,刚抬起P_i股,却一下子想起,旁边赵六桌子上那一摞钱了,所有的念头只在脑中一闪而过,这位都没来得及细想,摸黑朝钱的方向抓了一把,裹到衣服里撒腿就往小屋冲。
  为啥往小屋冲?小屋后窗户开着呢,跳出去他直接就钻苞米地,谁都抓不着啊,来时他就踩好点了,所以说事前准备还是很重要的。
  磕磕绊绊的撞翻了个木头凳子,段志涛跑到后窗,脚踩窗沿飞身跳了出去,看着前院手电筒的光直晃,他也不再回头,缩着脖子就冲进了一望无际的苞米地……
  天微微透亮了,段志涛终于钻出了苞米地,他呲牙咧嘴的摸了摸被苞米叶子划疼的胳膊,心里暗骂:也不谁这么缺德把他们给捅出去了?奶奶的,你小子藏好了,可千万别让我知道了,否则咱们没完。
  瞅着胳膊上这一道道的划痕,他找了个平地儿,把怀里的衣服抖落开,看着地上那大堆的票子,满心的怨气一扫而空,忙套上揪揪巴巴的外衣,蹲下身子兴奋的开始捋钱。
  “二十五块三……二十八块七……哈哈,竟然有三十二?”瞅着手里的票子,段志涛这个满足啊,这可是有史以来头一回儿,他竟然回本这么多?
  啥?你说他这不是自己赢的?算不得回本?笑话,赌桌上拿到手的都算回本,你管他怎么来的?
  眉开眼笑的把钱塞回了裤兜,蹭了蹭鞋底的泥,这位大步流星的朝家走去。
  他拿回这么多钱,媳妇总不会再和他闹腾了吧?真是的,老娘们家家的啥事都管,要不是昨晚出来前被磨叽的没心情,玩牌时他手气能那么差?能输个底朝天?多亏他眼疾手快脑子够聪明……
  美滋滋的走到村里,天已经大亮,摸了摸肚子,段志涛觉得饿了,折腾了一宿,他能不饿吗?
  想了想回家也没啥吃的,这位合计了一下,准备去老张头家喝点豆浆。
  这老张头家有个石磨,以前管得严,老张头守着个祖传的石磨啥也敢干,这两年政策宽松了许多,老张头用自家的豆子每天磨豆腐豆浆,对外是自家吃,可实际上,东家换一块,西家买一碗的,村里头睁一眼闭一眼也就那么地了。
  想起老张头家的豆浆,段志涛觉得自己这肚子越来越空了,下意识的脚步加快,结果没走出十米,就见对面来了个人。
  他心里暗骂了句倒霉,有心想躲又怕被怀疑,只能像没事人一样硬挺着朝前走去。
  “段志涛?今儿个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咋起来这么早?还是说,你压根就没回家?”李学光疑惑地看着段志涛,越想越觉得可疑。
  昨儿半夜他们接到举报,说有人在村里聚众赌博,作为治保主任的他,面对这不正之风自然得严查,没成想小心谨慎的去了,却只在王麻子家抓到了俩人,剩下的都让他们跑了?抓到那俩人还死倔死倔的说啥也不交代,他折腾了一宿就这么点成绩,心里越想越窝火,正想回家呢,却碰到这小子?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